当前位置: 首页 > 团建专栏 > 东农学子 > 正文
悠悠黄土情
2015年01月20日 18:23  

临近十月,北国的天气早晚分明。清晨从一幢幢高楼的缝隙中看见太阳缓缓爬出,阳光明亮而刺眼,一束束阳光如喷洒般射在黑土地上,黝黑黝黑的土——传说中捏一把能捏出油来的土。这本是收获的季节,来时看到大片葱绿的玉米地该泛黄了吧?可惜,在高楼的包围下我看不到。

我不是黑土地上长大的人,对黑土地的了解不过是初中课本上寥寥的几句概括和电视里的涉及,这黝黑黝黑的土只会让我想起养育我十八年的黄土。

临行之时,祖母在我的行囊中塞了几个煮熟的玉米,带着故乡的香甜,我离开了那片养育我的黄土地。金黄的玉米粒散发出阵阵清香,夹杂着绿草黄土的芬芳——那是醉人的味道。在这里见到的玉米都是泛白的,乳白色,虽有香甜的气息,但不醉人。故乡的玉米,故乡的黄土,我小小的乡愁泛滥。

没有比那朴实的金黄更让我动心的颜色,玉米收获之后,家家户户门前堆满耀眼的金黄,或是散乱不齐的玉米棒,或是层层堆叠的玉米粒,金黄,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整整一个夏天和半个秋天的生长让它们吸饱了阳光和雨露,那是包含着阳光味道的香,毫不吝惜地让人眼前一亮。半年来,它不停地汲取土地的精华,香气中渗透着黄土的气息。看着这满满的金黄,农人脸上荡开纯朴的笑,自然,实在,真。

冰雪初霁,漫山遍野奏响春的乐曲时,片片黄土翻起,田野之中农人的身影越来越多,越来越密,荒芜的土地渐渐变得平整、有序,播撒种子,种下丰收的愿望。黄土地变得深沉起来,它寄托着农人的希望。整个夏天,黄土地和农人一起煎熬着,烈日灼灼的干渴,暴雨之后的泥泞,杂草丛生的拥挤,黄土地怎样悄然无声,农人就怎样默默无闻。黄土地上的玉米一天天长大,从嫩绿到墨绿,从细弱到粗壮,开花结果,果实成长。数百个日日夜夜的期盼终于迎来收获的喜讯,田间地头,机器轰响,道路两旁,堆满金黄。农人乐着,黄土地也乐着。短暂的忙碌之后,厚实的地上陷进几道车辙,还有被车碾碎的秸秆残骸,黄土地无声。阵阵秋风将绿色一丝一点地从人间带走,变黄、干枯,庄稼和杂草有相同的命运,覆盖黄土地的绿色渐渐将它本来的颜色还给了它。黄土地等候农人的安排——荒芜一个冬天,等下个春天到来,或是继续孕育希望,到来年夏天还农人愿望。凉凉的秋风渐渐变成凛冽的寒风,黄土地上有时结满一层霜,有时覆满一层雪,更多时是枯黄夹杂着青绿的斑驳。一个冬天,只有黄土地在听风的怒吼和咆哮,风再烦躁,黄土地都会给它拥抱。等寂寞的冬天过完,黄土地继续下一个轮回,继续埋下希望的种子,孕育希望,收获成长。

这个季节,黑土地上落满了枯黄,那是秋风带给它的礼物。千里之外的黄土地上落下的是杨树的铜铃还是柳树的细长,只有记忆知道。

工程学院 物流1302

刘雨雨

手机:15636708710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东北农业大学校团委  |  地址:中国 哈尔滨 长江路600号   |  电话:+86-451-55190114   |   邮编:150030   |   邮箱:neauxcb@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