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团建专栏 > 东农学子 > 正文
一纸繁华,一世娇贵
2015年01月20日 18:21  

暮色,拉长了他的影子,也拉近了他,与我的距离。

多年的习惯,一天之中最疲惫,最轻松的时刻,我们总是相聚,共享。

他有着古朴智慧的灵魂,真诚、睿智,不急不缓,像一段不朽的传奇;我...我的人生焦躁、忙碌,人情世故让我卑微如同蒲公英的种子,浮萍般飘零。

意想不到。无论我的世界多么拥挤,多么不稳定,亦或是连自己也无处容身,依然,总会腾出那么一隅。最最沉静安宁的角落,给予不离不弃的陪伴。

因为他,我看着狂放不羁的孩子成长,他脸上慈祥的微笑,让人窒息的沉迷。

有一段日子,每个孩子都会有这么一段时间---不开心。很不快乐。

那时,是他告诉我,有一个丑丑皱皱的女孩,一个失去双亲满面愁容的名叫玛丽的孩子的故事,我从未想到“玛丽”,会唤醒我,激励到我,影响我直到现在。

“玛丽,小脸儿黄黄的,还总是嘟着嘴,一个不讨人喜欢的小孩。”他静静地说,“失去双亲的玛丽被送到克雷文舅舅家里,她乱发脾气,皱着小眉头,”我不由自主地抿了抿嘴,怎么好像在形容我一样?“那是一个温暖的春天...”他继续不动声色的讲道 ,“玛丽看到了一只漂亮的知更鸟!一只美丽的让人不忍心移开视线的小鸟。知更鸟飞飞停停,玛丽跟着它跑,意外的事发生了,玛丽在它的带领下发现了‘秘密花园’!玛丽打开了秘密花园的大门,她也从此敞开了内心的窗口。”内心?花园?敞开内心的狭小窗口真的可以让一个人快乐的接受成长?我很不解。“从那之后,”他没有马上回答我,“玛丽在伙伴迪肯的陪同下重新开垦了花园,各种球根复活了,小松鼠们也回来了,知更鸟在树上忘我的歌唱,沉睡已久的秘密花园苏醒了。玛丽昂贵漂亮的裙子上沾满泥巴,但她从前蜡黄的小苦脸不见了,皱紧的小眉毛也舒展开了,她的笑容出现在了青春焕发的脸上,从此,她,是美丽的。”

她的笑容。是不是像彩虹一样弯弯,荡漾青春稚气的色彩?

我向往拥有秘密花园,贪恋那样美丽的笑面,但我并不羡慕,也没有嫉妒。为什么?

心态变了。

他告诉我的这个故事让我知道,每个人心中都可以有一个秘密花园,当你无助时、疲倦时、孤单时,就让自己住进去。你可以在你的秘密花园开垦一小块土地,把你所有的烦恼都种进地里,你的微笑,如同阳光一样,每天按时去滋养它们,到了收获的季节,你会得到最美味的精神食粮,这些精神食粮会帮助你度过任何寒冷难熬的“冬季”。或许,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你的内心变得宽广,花园变得茂盛,抬眼望去,还会有白鸽飞翔其间...

那是第一次,我感受到了成长,因为他。

他,是我最痴迷的、珍贵的、深爱的,我的旧书架。

我曾为梦想彷徨。

十一岁,巫师是我的终极梦想,我将又厚又重的《哈利·波特》塞进他的怀中,那时的他已经捧着新华字典,揣着牛津双译了,他累得咯吱响,我却能气定神闲的趴在窗边,等待着猫头鹰送信来。他的疲惫,我的兴奋。

十三岁,没等到猫头鹰的我或多或少有些许伤心,但转念之间,诗人的伟大与浪漫重新让我的梦想旅程扬起风帆。朱自清的诗集,徐志摩自传,纳兰精选,冰心语录...我对着他吟诵《再别康桥》,他身上散发出浓浓的书香,我们久久对望,但眼中只有诗集,收藏诗集的成就感淹没了他。他的隐忍,我的喜悦。

十五岁,诗情画意的我褪去了初中生的稚嫩,开始喜欢品味各种外文名著,想成为文学家。我倾听大风绕着呼啸山庄咆哮,看悲伤的泪水划过凯瑟琳脸颊;我秉承深深佩服的态度看鲁滨逊顽强的在荒岛生存,想学他,用麦子自己制作面包;我记得斯嘉丽歇斯底里的刁钻任性,更难忘为人母的乱世佳人所特有的成熟与坚强;名人中的名人莎士比亚:“不要因你的敌人燃着一把怒火,结果却烧伤自己。”哪怕就这一句话,足以让人敬佩,我甘愿此生为莎学的钻研奔波劳累。从痴迷的一点看不懂,到狂热的能看懂一点,这看似很短其实漫长的距离是他帮我承载,一同走过。他的耐心,我的满足。

十七岁,接近高考的年纪,快立志了,各种名人传记一本接着一本砸向了他。“材堪佐明主,无计事昏君。”曾一度为像屈原这样一位爱国志士惨遭奸臣排挤迫害一事愤恨不已,我还经常在作文中引用这个例子,“这份遗憾,穿越了世纪的腐朽弥章,只为警醒后世不要妥协,为国捐躯的心永不贫贱,绝不悲伤...”我光鲜亮丽的站在台上读着我的高分作文,家中的他捧着厚厚的《离骚》,头枕《中国上下五千年》昏昏欲睡,摇摇欲坠。他的守护,我的成功。

十八岁,调皮不懂事的孩子终于行了成年礼,要去上大学了。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我欢呼雀跃,收拾行李,整装待发,行李箱越装越鼓,可是心却越来越空,好像丢了东西。“你这书架还要不要了,给你换个新的吧。”妈妈指着他对我喊道,“不用!”脱口而出的两个字好像让妈妈惊呆了,从小到大我很少会禁得住“换新的”的诱惑。但这次,不能换。

十几年来,我的眼中他只是放书、取书的工具,我习惯他的存在,但也因此从未在意过有他的存在,那天,我和他,我的老朋友面对面看了好久,原来他已经掉漆了,好多地方甚至露出了木头,我轻触他苍老的身躯,为自己的粗心与自私惭愧,更为他的伟大与力量赞叹。

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这样一个他存在,老实、厚重,身上布满岁月抹不尽的纹路。我们流转的目光总是停留在他为我们守护的一纸繁华上,因为有他,我们的一纸繁华从不落灰,从无残损,他同样值得我们珍惜、呵护。

韶光虽易逝,只带走盲从与青涩;岁月故荏苒,舍不下他那古色古香的一世娇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东北农业大学校团委  |  地址:中国 哈尔滨 长江路600号   |  电话:+86-451-55190114   |   邮编:150030   |   邮箱:neauxcb@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