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文化 > 名家讲坛 > 正文
关于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主播郎永淳做客校园文化快车的通知
2014年11月08日 14:01  

荧屏前,他是以沉稳庄重的风格被观众熟知的知名新闻主播;荧屏后,他是用相伴相守践行核心价值观的大丈夫。从医学到媒体的跨越,成就了他对人生梦想的执着与热爱;《爱,永纯》的深情撰写,他用对家庭、亲人的坚守与担当感动了万千读者。他是郎永淳,借心灵思考,凭事实讲话,用真爱谱写生命赞歌。

为帮助学生树立积极向上的心态,理解并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学生工作处、校团委特邀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主播郎永淳做客校园文化快车,与我们分享其从业多年的心路历程以及对青春梦想、爱情家庭的感悟。

本期主题:品读新闻人生 畅谈青春梦想

本期嘉宾: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主播郎永淳

活动时间:2014年11月17日(星期一)晚六点

活动地点:音乐厅

领票通知:2014年11月15日(星期六)中午十二点图书馆一楼大厅或音乐厅210

主办:学生工作处、校团委

承办:青年传媒中心

2014年11月14日

嘉宾简介

郎永淳,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主播。祖籍北京,江苏徐州人,1971年生人,1994年于南京中医药大学针灸专业毕业后,在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攻读第二学位。1995年进入中央电视台主持《新闻30分》节目,任主播十余年。郎永淳所主持的《新闻30分》,收视率一度仅次于《新闻联播》,时下最为流行的“说新闻”,即为他首开先河。2011年郎永淳开始主持《新闻联播》,被观众广泛熟知认可。多次获得CCTV最佳主持人、五四青年奖章等荣誉。2010年,郎永淳妻子吴萍身患乳腺癌,夫妻二人开始共同抗争癌症,并著书《爱,永纯》,作为他和病中妻子吴萍的生命沉淀之作,夫妻双方用各自的视角,分别于中美两地写下近年来关于家庭、婚姻、教育的心情感悟,笔触真挚,感人至深。

附《爱,永纯》中节选:

2013年北京的初雪,不是一般地晚。看着媳妇、孩子发的图片,他们在美国那边遭遇的雪,来得早,也大得多,白茫茫一大片,小松鼠倏忽跑过,不曾留下泥痕。我突然有些喜欢这样的雪了。雪,我曾经那么喜欢它的洁净,又曾经因为它的刺骨疼痛而感到害怕。今晚,看着美国雪景的照片,我竟然能在冰冷和洁白中,读到孩子的成长、妻子的脉动,沉浸在爱的恬静甚至温暖之中。

我竟然敢去想2012年的12月12号,北京那么小那么小的雪,细碎的雪片轻轻落在脸上,却似割着肌肤,锤击心脏。没有恬静,只有烦躁,没有暖,只有痛。因为在那一刻,我知道,我要带领全家,学会理解生命,面对死亡,学会更好地度过每一天。我已经率先知道,PET敏感地检出妻子肝脏上有异常,这极可能意味着,已经做完乳腺癌治疗两年的妻子,病情发生了转折,两年来,对于病魔,我们可以轻视它、忽略它,甚至我们可以不理睬它,但它却又一次找上门来:乳腺癌肝转移。而一旦出现转移,五年生存期是一个大关卡。不能闯过去,吴萍的生命可能会在2015年终止;能闯过2015,下一个坎儿,则是能否闯过2020!吴萍本人能否面对?我如何面对?儿子怎么面对?我们仨怎样共同应对这突如其来、就在眼前、不能回避的变故?!

2013年岁末的这一天,我在隔着时空回想,媳妇则兴奋地去剪了新发型。人生地不熟,没有人会把她当病人看,她自己也快忘了自己生过病,简单地享受着陪读生活。这一次剪发,离上一次,足足一年,这一年,如同过了两年、三年,我们都似拼了一般,填满所有不合眼的时间。年初吴萍在雾霾中理完发、开始化疗,新一轮掉头发、推光头、戴假发、等绒毛一般的头发新生,现在终于白白胖胖、高高兴兴地踏雪行车,修剪了新生出来的、茂密的、夹杂着白色发丝的头发。

她高兴啊,面对2013,她再也不用悲观绝望地面对着我流泪,甚或怒吼道:“我还没死!”我们可以笑着说,我们过来了!她高兴啊,她看到儿子跟着她,在美国互为支撑,十四岁的小伙子适应了新环境、新生活,没做任何准备,托福考了97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腼腆的孩子变得开朗、阳光,挨个美国同学问:你邀请我一起过万圣节吗?写感恩卡片、在网上给朋友选购礼物,迈出独立成长、遵从内心的第一步。孩子的个头超过了爸爸妈妈,学习能力超过了爸爸妈妈,爸爸妈妈想哭,但更想笑!其实,爸爸,一个大男人,在静静的午夜,面对2013,也下了动车,赶到深圳的酒店,已经23点多了,昏黄的灯影里,媳妇在等我。她上午在电话里轻描淡写地说,晚上少喝点酒,早一点过来,有件重要的事要跟我商量。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托词吧!一定是怕我晚上和“真诚沟通——广州亚运篇”拍摄团队告别时多喝酒,呵呵。今天是这次拍摄最累的一天,前几天马不停蹄,压缩了拍摄周期,就没消停过,但还好,毕竟不用耗太大的体力,可今天是纯体验式,干的是体力活。在广州增城的山里骑自行车跟拍“齐天下”骑行车队一整天,我这个奔四的人,要和这些在校或刚刚毕业的大学生骑行,有点疯。大太阳底下,为了拍上坡下坡累得精疲力竭、满头大汗的画面,我来来回回骑上骑下已经累疯了,没有时间想,是否真的有重要的事。午饭时接到坐镇北京的制作团队头儿的电话,我倒是开始犯嘀咕了。是啊,为什么这次突然压缩拍摄周期?三天前,部门领导李老师和康老师在电话里也都是含糊其词,只是让我抓紧时间提前回京。我有些疑惑,他们不说,我也不能问。和团队配合不好?不会呀,我只是在策划、拍摄到粗编的过程中会提出和坚持我的想法和意见,应该没有工作上的问题呀!到底怎么回事呢?晚上和媳妇一起分析分析吧。这次真巧,我28号到广州出差,晓雨跟着妈妈和他的小伙伴明明一家正好之前约好了十一要去香港迪士尼,他们从深圳进关后还可以到广州来和我会合,公私兼顾。没想到,我提前结束工作,要赶到深圳和他们会合。奔波了一天。终于像回到家一样,我进门就往床边一坐,顺手拿起媳妇的iPad,屏幕弹出的页面是“中医治疗乳腺癌”,我一下子明白了。“你得了这病?”媳妇点点头。 “既来之则安之。”媳妇紧咬着嘴唇。“没事儿,我明天联系专家。怎么查出来的?”我转头看着熟睡的晓雨,晓雨鼻翼扇动,幸福的小呼噜声轻轻响着。我转回头看着她,平静,放松,试着不让空气凝结:“明天回北京,应曾掩面而泣、泪流满面,我能够想象,我们仨各自面对的2013。但擦掉眼泪吧,用笑来奖励自己,因为我们很棒!爱是我们彼此给予的力量,让笑有如爱,有如力量。 我昨夜从未那么兴奋,从未那样失眠,即便是18年前我知道我考进了《新闻30分》、两年前我知道我考进了《新闻联播》,因为没有现在这般复杂的心态。而在凌晨两点,儿子的考试成绩被妈妈查到、得瑟出来后,我怎么也无法入睡:年初的家庭会议、媳妇在化疗中煎熬、儿子终于下决心放弃人大附中并开始了四个月高强度课外英语补习、妈妈赴美休养陪读、儿子投身新学校结交新朋友,我孤单一个用诗书酒填补时间的缝隙。

2013,我们仨活得从未如此充实,各自不知流过多少泪,各自又擦干了泪迎着阳光迈开了步。我庆幸,我们还有能力、还有勇气,去改变,去迎难而上,我们把每一天,切割成24个小时过。2013,过来了,还不错。北京,初雪未来,2014,时不我待。2014的每一个小时,我们来了!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东北农业大学校团委  |  地址:中国 哈尔滨 长江路600号   |  电话:+86-451-55190114   |   邮编:150030   |   邮箱:neauxcb@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