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团建专栏 > 东农学子 > 正文
拾荒者
2015年10月19日 14:24 孙丽丽 

拾荒,指的是捡拾别人扔掉的废品,即人弃我取。而拾荒者,就是对拾荒的执行者,抑或是创造者。

是的,我喜欢“拾荒者”这个名词,说是一见钟情也不为过。第一次接触到它是因为一部动画片,由于太过遥远,我已记不太清那是一个关于什么题材的动画了,唯一能够让我记得的,就是在夕阳下踽踽前行的驼背老人,以及他背上那似乎已经和他融为一体的破袋子,人们称他为“拾荒者”。他一路向前,于万千事物中收纳脏乱、破败和荒凉,却从未回过头,直至生命结束。

而我之所以印象深刻,这可能和我从小就长了一颗多愁善感的心有关,在看了驼背老人离世的结局后,我默默地流了一整夜的泪,就因为那个时候的我一直认为屏幕上发生的就是真实的,显然,我从小智商就有点儿不够用。不过,在很多年以后的今天,我竟无比感激当年的蠢笨,才能将拾荒者记在心上。

后来,我开始学习如何做一个拾荒者,一个专为自己拾荒的拾荒者,捡拾那些我曾丢弃遗失在过往里的……

小时候,我自命女中豪杰,向来豪爽洒脱,不拘一格,这些优点可以在很多方面得以体现,例如,爬树摘果,下水摸鱼等等。如今想来,我都跟自己上火,假如以后我家孩子遗传了我的这些优点,我岂不是要气死,不过,好在如今我已经加以收敛。

那个时候,我的确是在尽情地挥霍着孩子时代的任性,也就是如今大众口中的“作”。正所谓“不作就不会死”,在一次爬树的时候,我不小心摔了下来,可能就是轻微地崴了脚,我以为没什么事,事实上也真的没什么事,不过当时的我一定想不到那是我到此刻为止,最后一次爬树了。在那第二天有一个歌舞表演,我就是其中一员,要说有些事情无论过去多久,它都不会从你的记忆中淡去,反而愈加鲜活,就像十多年过去,我还能记得老师给我抹得唇膏的颜色是粉色,散发着水蜜桃香味儿的那种,更让我忘不掉的是,那因为脚突然抽筋而导致我五体投地时的灰色唇膏,还带着些许牙碜的味道。其实,后来我仔细地想过,我并不是因为摔倒才觉得难堪,而是四周起伏不断的嘲笑声让我彻底地崩溃。

那以后,我无比厌恶爬树和粉色唇膏,更是厌恶站在人前,就那样厌恶了好多年。然而有些事,并不是我不想去做就永远也不用做的。上了大学以后,很多时候我必须要站在台上,面对很多人,从忍受到习惯,再从习惯到接受,这个过程对我来说真的漫长不易。

可在某一天,当我可以很好地站在人前得到别人的认可,我才懂得我为什么会厌恶,或者换一种说法,与其说是厌恶,不如说是恐惧,恐惧曾经摔倒的瞬间,恐惧别人无心的嘲笑,更是自己一直在纵容恐惧在我心底肆意妄为,我早已丢弃了面对它的勇气。

不过幸运的是,时隔多年,我依旧能拾回这份勇气,并用心去守护好它。

然而,有些东西还有机会让我拾回,让我重新拥有,例如,勇气。可是有些东西没了,就真没了,例如,爱。所以啊,一定要尽早去找寻,去捡拾,去保护,去珍惜。

今天过去,十一假期就算结束了,可有些事情才刚刚开始。因为爷爷一个人在家,爸要我有空去陪陪爷爷,所以我便牺牲掉我的假期呆在老爷子家,可是七天前的我一定想不到这七天带给我的感受会有多么震撼,足以影响我以后的生活。

因为奶奶在给姑姑带小不点儿,所以家里就剩爷爷一个人。刚去的第一天,爷爷做了两个菜,我就吃了几口,着实不太好吃。爷爷看我没什么胃口,就问我喜欢吃什么,明早他好做给我吃,我也不好意思麻烦爷爷,就随口说吃粥吧,爷爷听了,就说那明早就吃粥。我想到了老人觉少,会起得比较早,可是在我迷迷糊糊地听到爷爷舀米的声音时,看了眼手机,凌晨217分,我又一次刷新了我的认知。爷爷做的是地瓜粥,香甜软糯,我吃了很多,爷爷见我吃的多,便说我小时候就爱吃地瓜,最愿意做的事就是让他给我烤地瓜,话匣子打开就收不住了,爷爷说了很多,整整一顿饭的时间。

吃过早饭,爷爷让我看他给小不点儿录的视频,大大小小二三十个。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小不点儿长高了,小不点儿会跑了,小不点儿会敬礼呢等等,爷爷说想小不点儿的时候就看看视频。看着爷爷满头白发,我突然间意识到爷爷老了,那个给我烤地瓜,给我捉蜻蜓,让我骑在他脖子上度过我整个童年的爷爷真的老了,变得有些唠叨,有些孩子气,有时候还很固执,爷爷开始把思念寄托在那些影像上,藉此来驱赶孤独。

看着时光从指缝溜走,无力感让我感到挫败和悔恨,过去我从未想过爷爷会老去,甚至会离开我,我就那么理所当然的认为,他们都会一直陪着我,可当我认清现实后,我开始害怕,我清楚地知道,没有什么能敌得过时间,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多陪伴他们,努力让他们放心。

一生太短又太长,或拥有,或失去。我十分庆幸,在他们仍旧陪伴我的时候,我寻回那久违的珍惜,我不能,也不敢想象如果我拾回珍惜的时候,他们都已离开,我会怎样,怕是余生都在自责中度过吧。在能懂得珍惜的时候,去守护身边的人,这应该是最大的幸运了吧。

在逝去的过往中,大多数人或多或少地都会遗失些什么,有些人幸运,还能够在有限的人生里拾回,可有些人,终其一生,都不曾再次寻回。我以一个拾荒者的身份去讨生活,我想去寻找那些被我丢弃的,被我遗失的东西,也许折腾了一大圈,我还是什么都得不到,但是,我不会后悔,不会埋怨,因为如果不转这个圈,我不会知道我能得到是什么。

时光只会老去,可它不会欺骗我们,在那灯火葳蕤的过往中,我只愿做自己的拾荒者。

捡一段旧时锦年,拾一城旧事如烟。

足矣。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东北农业大学校团委  |  地址:中国 哈尔滨 长江路600号   |  电话:+86-451-55190114   |   邮编:150030   |   邮箱:neauxcb@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