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团建专栏 > 东农学子 > 正文
壁炉旁的故事
2015年10月19日 14:15 高家欣 

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若是你到小城来,收获特别多,看似一幅画,听像一首歌。你知道吗,你所仰望的星空,那些在黑夜中闪耀的星星,早已不复存,而你看到的,是穿过几亿万光年后它所发出的光。有些东西早已消失,可是它却越过时空的界限,深深地映在你的脑海中。就像有些记忆,有些故事,难以忘却!

——题记

雨淅沥沥下个不停,一连数天来,都是这样的天气,让人心烦,可你却拿这样的天气一点办法也没有,被困在屋内哪只爱听故事的猫,是我最忠实的听众。起身拿起倒挂在架子上的红酒杯,倒了一杯红酒,也去不了。向窗外闪烁的霓虹灯望去,只见,那若隐若现的五彩灯光和雨交织在一起,似乎在跳一场优美的华尔兹。穿梭在雨雾中的车辆,像极了提着灯笼在搬运食物的甲壳虫。,在望不到头的路上来回奔波。雨天是城市的忌日,原先嘈杂的城市在哗哗的雨声中安静了下来,整个城市笼罩在一层灰暗的色调里不禁觉得丝丝寒冷在身体上流窜,于是走到壁炉旁,添了些在干柴,燃起一团跳跃的火苗,让人在阴郁的天气也觉得温暖。

“喵”耳畔传来一声柔软的叫声,我唤了声团子,它迈着优雅的猫步向我走来。团子是一只猫,几年前在花坛边捡的。因为当时它整个身体窝在一起,所以起名为团子。看着那暗红的液体缓缓流入杯中,竟觉得恍惚。揉了揉眼睛,转而看见团子趴在我的那本大大的相册上,我走了过去,拍了拍团子的屁股,小家伙自觉的走到我的脚边,我一只手抱起了团子,一只手拿起了相册走到沙发上。这小家伙还挺会享受的,躺在我的腿上,肉嘟嘟的小爪子搭在相册上,不安分的动着,因为它知道我又要开始讲故事了。这些年来,每当我看着相册自说自话时,它都会走过来安静的待到一旁,静静地看着我。“团子,”它抬头看着我,琥珀色的眼珠泛着水晶般地光泽。视线停留,记忆来到了几十年前。

那天的雪,可真大啊!纷纷扬扬的落到了下半夜,放眼望去,尽是白茫茫地一片,偶尔有一两声狗吠在空旷的夜空中回荡。不远处的一个低矮地房子内,灯火通明,男人在屋外来回踱步,脸上写满了焦急。一声一声痛苦地从屋内传到屋外这个男人的耳朵中,男人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雪越落越急,最终,松枝承受不住雪的重量,咯吱一声,重重地落在地上。忽然,一丝微弱的,像猫咪般的哭喊,唤醒了整个雪夜。男人紧握的双手,猛地松开,他大步走进屋子,寻找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孩子。男人轻轻地抱起襁褓里的婴儿,情不自禁地呢喃道:“她可真小,小的让人心疼。”男人微笑的自言自语到。女人此刻正躺着床上,静静地看着灯下这对父女,一颗小小的泪珠自眼角溢出。

看着照片上那小小的脚印,难以想象,那是一种怎样的娇弱,像极了春天刚刚冒出土地的小草,绿绿地,嫩嫩地,软软地。我眯着眼睛,望着那温暖的炉火,“团子,你出生的时候一定也是个小不点。”“可是你现在怎么胖的像个球!”团子眨着琥珀色的大眼睛,向我投来一个无辜的眼神。“哈哈哈,团子,你可真可爱。”说罢,我接着翻相册,一张充满了青春气息的照片吸引了我的目光。

梳着高高的马尾,用红色的辫绸带绑了起来,还特意绑成了一个

蝴蝶结,远远地看去,像一只舞动的红色蝴蝶。用眉笔描成弯弯的眉,脸蛋上抹有云朵般的腮红,穿着红底黄色波点的蓬蓬裙,和一双黑色的小皮鞋。还特意穿了一双带有白色花边的袜子。墨色的眼珠,卷翘的睫毛,双手提起裙摆,冲着镜头甜甜的微笑,宛若一个童话中公主的样子,却不知道在那调皮的眼神下,又打什么鬼主意呢!

那是我最后的一个六一儿童节,但却是我的第一场表演。仍记得当时老师说的话,“这将是我们毕业前最后一次演出,我希望同学们积极报名参加,珍惜这次机会。也希望我们大家一起加油,完成这次演出。”而我按捺不住心头的小情绪,于是就报名参加了。回家后,却担心跳不好,而郁郁寡欢,也不怎么说话。跟平时一回到家就活蹦乱跳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妈妈仿佛看出来我有心事,便把我拉到沙发上,问我怎么了,我便一五一十的都讲出来了。妈妈笑了起来,说:“还以为什么事情呢,表演节目。没事,把你平时的十八般武艺都使出来。”由于比较爱动,所以平时都会自己去倒腾些东西。看到新潮的舞蹈,都会学上一两个招牌动作。我看着妈妈,说:“能行吗?”妈妈毫不犹豫的说:“当然。看你平时跳的,还有模有样的,肯定能行!”看着妈妈坚定的眼神,我点点头,说:“嗯,加油!我一定能行!”

在经历了几个月的不懈训练下,,我们终于以完美的表演完成了

这最后的演出。而那张照片,是我跳完后,拉着妈妈,一路蹦到离家最近的照相馆拍的,从而留住了那最纯真的笑脸!当然,也以最好的结局告别了我们的最后一个六一儿童节。而我,也因此喜欢上了舞蹈,也因此更加自信,更加坚持自己的决定。也明白了:想要做成功一件事,光靠满满的热情是不够的,还需要你不段的付出。付出你的汗水,你的努力,还有你的坚持。

团子似乎感受到了舞蹈的魅力,在空气中摆动着它那肉嘟嘟的小爪子,仿佛它就是女主角。干柴在炉子里发出丝丝爆咧的声音,橘色的火焰伸长着它的触角,一点一点的吞噬着干柴。偶尔会有火星从炉子里蹦出来。我又添了几根柴火,端起桌上的酒杯,摇晃着杯中的红酒,品上一口,感受着舌尖上葡萄芬芳,我仿佛看到一片葡萄园,阳光,绿叶,土壤,还有紫红的葡萄。

“团子,你听过夏天柳树上蝉鸣的声音吗?”团子,静静的趴在我的腿上,也不说话,我想它一定没有听过。“那,等夏天到了,我带你去听蝉鸣。”我翻动着相册。“团子,看,这是夏天的柳树,蝉就隐藏在树上。”知了,知了,就这样唱响了那个夏天。

在经历无尽的黑暗后,和漫长的的等待后,它终于迎来它的新生活。在它短暂的生命里,它用歌声来诠释阳光,诠释夏天。蝉总在夏天最热的时候开始鸣叫。知了知了,一声又一声,不厌其烦。

那个夏天的蝉鸣似乎格外的响,也是第一如此清晰的去聆听。那年夏天,迎来了我人生的第一道关卡——中考。还记得,我在和小伙伴聊的正开心,突然有人跟我说我爸来了,我一回头,看见我老爸在朝我走来。你把我拉到一旁,说:“你跟我来。”我顿时傻了眼,一脸诧异的跟着你。你把我拉到树荫下,看着我,我当时很诧异,心想:“这快考试了,你这要干什吗?而且,你是怎么进考场的!”你点了根烟,我闻到一股焦香的烟草的味,眼前升腾起一缕缕小小的云雾,感觉自己成了孙大圣,要腾云远去。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你拉起我的手,望着我,问我:“紧张吗?”我摇了摇头,说:“不紧张!”其实看着他严肃的表情,我还是有点紧张的。“别紧张,平常心,像平时考试一样就行,仔细审题,认真对待。遇到不会的题目先跳过,等有时间再来想。别怕!”我正准备回答,你突然握紧我的手,说:“老爸,相信你!你能行!”看着爸爸的眼神,我感觉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长久,周围的事物好似都已静止,只有那蝉鸣在我的耳际响彻。我顿了一下,用力的点点头,“嗯,我一定能行!”就这样,那个夏天的蝉鸣永久的存在我的脑海,当然,还有爸爸说的话。

如今,我已远离了他。来到另一座城市,独自生活。每当蝉鸣,我总会想起他,想起那个夏天。

如今,一人生活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天空,陌生的歌谣。即使在温暖的炉火旁,也觉得有些凉意。我抚摸着团子柔软的身体,团子一脸享受的表情。我轻叹一声,“哎,幸好还有你陪着我!”翻看着手里的照片,看年华一点点的从眼前浮现。在人生的分岔口,你路过一个又一个红绿灯,走过一个又一个拥挤的人群。可,最终会停留在你的身边身影,寥寥无几。有些人,也许注定要让你明白一些事,然后,悄然离开。

在高中的时候,遇到一个女生,她的性格和我完全不一样,当时她属于老师眼中的头疼的学生,整天嘻嘻哈哈。不知怎么了,我结识了她,和她成为了好朋友。在一个周末,她提议翻墙出去玩玩。我担心这样不太好,可是最后,我还是跟她出去了。结果被外出回来的班主任看见了。结果可想而知,处分,请家长,写检讨。那是我人生中及其特殊的一段时间,有些酸涩,有些苦痛。即使在他人眼中我们就像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可是我们却在三维立体空间里相交。后来,她转学了,消失在我的世界里。我们就这样断了联系,像说好的一样,留给属于彼此的记忆!

看着照片中的笑脸,忽地想起纳兰的一句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我想,我们就这样在最美的年华遇见,然后分别。没有人能够长久的陪伴在你的身边,即使是你的父母。终有一天他们都将老去,而,陪伴你的只有孤影。

   时常在想,什么才能够永恒。

时间是永恒。也许是,也许不是。

天空是永恒。也许是,也许不是。

记忆是永恒。也许是,也许不是。

曾约定,去南方看海,去到开满蒲公英的山野,去寻找童话故事里的毒苹果;曾约定,大手牵小手,走在铺满落叶的石板路上;曾约定,我们要相伴到老。只是,有多少约定被风吹散,成了回忆。

不知怎的,视线竟然被泪水模糊。用袖子胡乱的擦了一下。“喵”团子叫了声,我知道她有些累了,喝掉高脚杯中的红酒,合上相册,把团放在沙发上,让它睡在那里。窗外雨声渐渐小去,看着茶几上厚厚的相册:“我知道。那是,我曾经的年华。”

炉火未熄,相册未满,生活还将继续!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东北农业大学校团委  |  地址:中国 哈尔滨 长江路600号   |  电话:+86-451-55190114   |   邮编:150030   |   邮箱:neauxcb@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