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团建专栏 > 东农学子 > 正文
 我看见粉碎星辰的琉璃色
2015年01月20日 18:19  

(一)被命运嘲弄,和星辰一同消失

时光的刀割,在记忆的最深处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

命运是个调皮的孩子,他想把我的心同他锁在心中的冰雪一同埋葬,他用最坚实的链锁封住我的手脚,企图夺走我的力量。

乏力么,就这样一个人失去了所有,一个人被弃置在只有我的天地,一个人忘记呼气的节奏,险些窒息。

原本不曾觉得叫做命运的顽童有能力让我觉得不自在,但是它就那么做了,不曾给我任何预先的声明,直接对我的不相信以最严苛的惩戒。

痛,从灵魂深处发出歇斯底里的嚎叫,我不能自己,不能让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甚至是心跳。

心脏早已经被掩埋,那还有什么心跳,即使它跳动我也不能感知。

双目枯燥,像干涸的井,望着灰白色的天,从白天到黑夜,就那么望着,一眨不眨的望着,像一片凋零的叶,失去生命的瑰丽。

星辰,夏日晴朗的傍晚,他们依旧闪亮。

他们在眨眼,我不能眨眼,他们不会哭泣,我已不能哭泣,已经干涸的井没有更多的水源。

就那样轻巧的越过,越过无尽的苍穹,浩瀚的大漠,陨落的星辰划过长夜的寂静,在世界的角落粉碎。

我也将是那陨落的星辰吧,短暂的在世间行走,被时间遗忘,被命运捆绑,被梦想遗忘在世界的角落,一个人粉碎后,走向消亡。

(二)梦想,命运击碎的琉璃如意

那真真是世间最美的东西,没有任何辞藻能形容它的美丽。

我的幸运,是我曾经为它执着的走过一段路,流过难以计量的汗水和泪水,吃过没想象过的苦,看过没奢望过的风景。

我悉心的把心中的梦想的原型取出,安静的看着它松散细碎的身形。

把自己所能给予的最好的一切都倾注于它,把它烧成晶莹的瓷白,然后涂一抹琉璃色。

她是我的珍宝,我人生中最为喜爱的等同与生命的物件。

没有它,人生便是黯淡的,再无光明可言。

它就这样轻易的被夺走了,即使我尽最大的努力让它有尽可能坚硬的身形,把它放在我最贴心,最安全的位置。

它真的就这样被夺走了,然后被无情的丢弃了,被无情的击碎了,再也无玉质的瓷白,璀璨的琉璃色。

梦想,精心创造的梦想,碎了一地。

赤脚行走在残破的碎片之上,不能言语也不能流泪,脚掌划出的血液参杂着心碎的声音,混在泥土中,碎片间。

流血么,是脚掌,还是眼,还是被掩埋的心?

在多的血,梦想已经碎了,难以粘合,更不可能完好如初。

(三)在星辰的碎片中苏醒,笼罩一层琉璃色

疲惫,终究不在望着天,闭了眼。

就这样以为自己的世界就此终结,再也不会睁开这已经不愿睁开的眼,看不再眷恋的世界。

醒了,依旧灰白的天空,死一样清醒着,依旧没有心跳,心离我太远,怎么也无法感知。

一切都如昏睡之前,只是身边的泥沙中都了些稍微大些的砾土。

星辰么?坠入凡间,不过这般黯淡,令人不屑撇看。

夜,来了,像原来一样。

身边的大块砾土竟映着月光露出一抹琉璃色,那是稀松嵌入的细小晶体,折射着淡淡的光彩。

这一切竟重新令我感知世界应有的色彩。

我竟然听见了遥远沙地中,我被掩埋的心脏依旧努力跳动的声响,它,还活着。

(四)命运只做持有希望宝剑之人的奴仆,梦想即使粉碎也能耀眼

我,依旧真切的活着,我的心还在跳动。

命运转了个弯,在我的身边嬉笑,这等顽童,夺取了我的心又如何,粉碎了梦想又如何?

梦想的碎片和星尘砾土一同发出琉璃色,我甚至觉得他比之前更加美丽。

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吟唱生命之诗,迎生命的礼赞。

于是,挣脱那顽童微不足道的捆扎,从胸口拔出希望的长剑。

我怎么可以就此被折服,让灵魂被这顽童囚禁,我手中仍握有叫做希望的武器。

宝剑出鞘,顽童只得束手就擒,成为我的奴仆,归还我的依旧跳动的心。

我,不会认输,即使没有了曾经完美的梦想,抓一把碎片,我也能拥有无人能及的力量。

-------谨此致自己和命运:

我不会轻易退缩,即便万般磨难,因为我手中仍握有希望的武器和梦想的尘埃。

洛诗梵

2013年7月17日 23:16 于家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东北农业大学校团委  |  地址:中国 哈尔滨 长江路600号   |  电话:+86-451-55190114   |   邮编:150030   |   邮箱:neauxcb@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