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团建专栏 > 东农学子 > 正文
其实我们都不曾离开过
2015年01月20日 18:18  

(世界很大,因为它满满的都是爱,世界也很小,因为它在你心中, 因为拼搏,我们都不曾离开过。

-----致我们美丽的青春 ) 我和他初遇是在大学,在老师的办公室。

刚从高三走出来的我,经过大学的一个学期仍然没缓过来那股劲儿——依旧觉得生活满满的安排着学习才算踏实。高中时我有很好的数学老师,在学校是出了名的高手,而我偏偏不争气,数学成绩一直非常平稳的在及格线上,与其贯通的物理当然是一样的结果,挺次。尽管我很喜欢它们,但它们似乎不喜欢我,于是我坚定信念,考大学绝不选纯数学物理的专业,真的是搞不懂它们。所以,我有幸学起了植物学,有缘认识了他。

植物学期末考试之前,我到老师的办公室,想让老师帮解释一下弄不通的问题。还未进门,边听到了热烈的讨论声,推开门,几个高大的男生正围在老师身边,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人真是奇怪的动物,感觉更是无厘头,我都没看清其他几位男生,第一眼,便看到的是他,与另外几个男生。我不是刻意忽略那几位帅哥,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他身上,被他的声音所吸引。

他们几个对于我这个个头不到一米六的小不点来说还真是高大,但我怎么也得看看他的庐山真面目吧,而不是只看到一个侧影,然后回去后“朝思暮想”。索性,我走到了他的对面,从缝隙里偷偷的瞄了他一眼,不好,正被他发现,四目相对,我顿时脸红热起来,手抵着嘴唇轻轻咳嗽了两声,以便证明不是他的目光灼热了我。

那时,我还是一个相当羞涩的女孩,其实,我的性格是大多数时间偏安静的那种,喜欢安安静静的感受生活,就算每天都很忙,也要忙的有条不紊,但在人多的地方也会呆着很舒服,不是内向,算是混合型的吧。一个从农村考到城市女娃,家境还处于村里的下等,长相平淡无奇,一头自来卷,刘海儿不安的七上八下,稍微有一点点的可爱,所以从小,我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灰姑娘,但我绝不想在这个层面失去自我,这些看似的不公平化成了我前行的动力。所以,学习便充满了我的生活,曾有人问我:每天你都在学习,你真的很喜欢学习吗?其实,我都说不清我是否真的喜欢,最强烈的的想法就是我没有理由,没有资本不那样做,况且,如果没有知识,我的世界,就空了。后来,在几位语文老师尤其是高中的语文老师的影响下,我爱上了文学,也算是多年摸索的一个回馈吧。

接着讲我和他的故事。

瞄的那几眼,还真有效果,我对面站着的算是个帅哥,不是那种酷酷的沧桑感的帅,也不是那种弄得特有范的帅,而是干净,可爱又不失大气的帅,浓浓的眉毛,单眼皮,不大的眼睛,但那种狭长感看起来很舒服,高鼻梁,小嘴,皮肤白皙,那时是冬日,他穿着米色略浅的羽绒服,深蓝色的牛仔裤,整体感觉清爽舒服。想来一米八几的个子,健美的身材,穿上什么都错不了。

第一次见面就在我面红耳赤的情况下结束了,他和他们走后,老师是怎样讲的我都不记着了。

我不会真的一见钟情了吧,怎么可能,我可是足够有定力,足够理智地,早已虽然过了情窦初开的年龄,但我却从来没有过的激动。在这以前,我对男生的定义是:和女同志一样,只是面貌不同罢了。

后来,也不是很后来,就是考试月时,有一天,我跑去离宿舍老远的成栋楼交英语作业,比规定的时间早到很长时间,就随便找了间教室上会儿自习,我撩起臃肿的长长的羽绒服,拿出纸巾正擦着湿漉漉的刘海儿,一个身影飘了过来。

“嗨,这么巧,居然在这碰到你,你叫什么名字?”

“是你!我叫曼曼,你呢?”

“我叫小聪。”

“很高兴认识你。”,我故作淡定的说。

“嗯,我也是。那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

“再见!”

仍是一幅干净的画面,似乎倏地从眼前消失了。也许,只是我感觉快吧,他就这样淡出了我的视线。

我不得不浮想联翩,脑子里冒出来一大堆问号,居然这么巧,并自顾着做出好些合理亦或是不合理的解释。很快,放寒假了。我都没想起来应该留个联系方式,可能是因为还没必要,也可能当时脑袋短路了。放假的时间里,去亲戚家串门,过年,我在快乐的忙碌中也稍稍忘了这个曾使我怦然心动的男孩,而且就算想起,也没办法。

漫长而又短暂的冬日后,我一路踏着春的气息,回到了只呆了半年但已很熟识的学校。因为是一个学院的,而且大一基础课比较多,所以几门课安排在了一个教室,通过老师的提问点名,我知道了他是生态学专业的,最奇怪的是高数课,整整一个学期,都是做我左边第一排,他坐在右边第一排,中间只隔了一个过道,大约半米的距离。但我们交流不多,只是默默的觉得有一个人在右边,吸引着我的部分视线。

我们一周像这样能遇见两次。

一次课前,他突然了一句:“你是青冈一中的吧?”

“嗯,是,你怎么知道?”,我一副特惊奇的表情。

“我在院办的信息栏上看到的。”

“原来是校友,那我可不客气了。你一定得多关照我这个小不点啊!”

“哈哈,嗯。”

就这样,一个界限像是被打破了,从较陌生到有了共同的话题。“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句话不假,虽然没有眼泪汪汪,但从心底里觉得有一种亲切感与认同感。

如果说高中是一个点,大学是另一个点,在原点处,我们擦肩而过,在走过不同的路线后,抵达了同一点,在我看来很有意思,有时想起来甚至会傻笑。

开学后不久,不知哪的勇气,我向一个朋友(朋友和他一个专业)要了他的联系方来式发了第一条短信,当显示成功时,不知怎么的,我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似的。

然后,我们互加了QQ,当时,还真未期待着什么,只想着多了一个朋友,多了一份沟通与交流。白天课特多,比较忙,只有晚上时能上线聊会天。每天晚上他都会和我聊一聊,我们从天南扯到地北,有意思的是每次开头都是这样的:

“你好”

“你也好呀”,然后开始正式谈话。如果我的回答是“嗯”之类的,他就要纠正,应该回答“你好”。一开始我不习惯,初次见面的礼貌用语,用在这里似乎不妥,但慢慢的,喜欢上了这个独特的开场白。

慢慢地,我知道了他曾经特别爱打篮球,超喜欢科比,空间里的所有东西都是有关科比的,但有一次不小心受伤了。从此就再也没打过篮球。

我说怎么有这么健美的身材呢,原来如此!

他还会吹笛子,弹吉他,这都完全是他自学的,他唱歌也很好听。勤奋上进爱学习。所以不仅是个偶像派,还是个实力派。

很高兴有这样一个优秀的朋友,但他越是优秀,我便越是有失落感,我又是哪里好呢。

整整一个学期,我都不敢稍有逾越,我还没调整好,目前形势还不够乐观。

经常地他会和室友一起邀我上自习,而那段日子,我效率极低,根本无法平静下来,有时,还故意用有事当说辞,无意之中,我读到了张子扬的一首诗《苦恋》,“为什么每次相聚都在梦中/一次次寄托着不倦的深情/……我在大脑的每一道沟回上/都刻下念你的真诚/权把唯一的苦恋/看成是此生早已获得的爱情”,很是感动。 我无从知道他的想法,在他的世界里占据什么位置。

时间推移,暑假来了,可所有的交流都无关痛痒但相互会致以朋友的关心,我们同坐了一班次的车,邻座,第一次,他离我那样近,我能感觉到他的气息,我有些不敢正视他的眼睛,心跳加速,但还算自控力很强的我并未让他有所察觉。

在二零一三的金秋时节,我步入了大二,我用期待与忐忑的心情迎接这个让人有些紧张的时间名词,我不敢有所懈怠,千难万难的十多年征程我才来到这里,我永远是个离不开学习的孩子,知识带给了我最大的安慰与充实,而且,不用担心它会离开你。会有怎样的际遇,就让时间来证明。

我相信了那句话,在爱情面前,我们的智商为零,现在,还不是在爱情面前,我已觉得智商和情商都在直线下降。他的每一关心,每一个微笑,每一个顽皮的动作,我都分不清在说明着什么。而我,难以忘记他曾经触过的手指的伤口,轻轻拍过的肩膀。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也许,我该听听朋友们的见解。都说大学里的爱情是毕业时刻的各奔东西,那么,向左还是向右我才能不失去那份守候。把秘密永远的藏在心底,我就必须装作快乐与坦然,将是一辈子。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那时,我该吟此而仰天长叹了。

不行!一定不能错过,原点已错过,等到下一个路口,恐怕已无法回头。

每天我这样给自己加油打气,同时,也悄悄的行动起来,准备生日礼物。在想斗争的这段日子里,我觉得自己勇敢了许多,我开始能够坦然面对,我愿意去努力,去争取,不是汲汲于结果如何,而是享受这份努力的过程与其中的感动,而这,也将带领心灵走向成熟。

每天忙完后,即使很晚,我也会折一些幸运星,希望这些星星能带给他快乐与健康,把祝福折进去,把爱折进去。

但我不敢有太多的期待,他有他的自由。

日子在秋风落叶中逝去,第一场雪到来了,开启了冬的节奏。

那天,对于从来没注意过自己生日的我来说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上完一天的课已是八点多,我理顺了心情与思绪,带着礼物走去他们宿舍楼下,雪花儿在昏黄的路灯下俏皮可爱的飞舞。我给了自己一个深深的微笑……

忘不了那个飘雪的晚上,我递出礼物的那一刻,他把我紧紧地拥入怀中。

这个冬天我不怕冷了。

后来,我问他为什么答应我,他说:“因为你勇敢,真诚,坚强,我还怕什么。”

爱情的秘密真的无法猜透,某年某月遇见,便难以释然。刚入大学和寝室姐妹讨论心中的白马王子时,我说我喜欢沧桑感,老成沉稳型,喜欢文学,能够写一手漂亮字的眼镜男。

但你怎么知道会有怎样的缘分。

我相信一见钟情,更相信日久生情,若二者结合起来,那便无敌了。也许我们的故事是校园爱情中再普通不过的一个,没一波三折,不惊心动魄,更不缠绵浪漫,我想说,我们都应该有一份努力与真诚。

生活也是如此.无论境遇如何,都不要忘记行走,也别忘记带上勇敢与真实的本心,这样,你便一定会感受到生命所给予我们的美好与滴滴感动。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东北农业大学校团委  |  地址:中国 哈尔滨 长江路600号   |  电话:+86-451-55190114   |   邮编:150030   |   邮箱:neauxcb@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