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团建专栏 > 东农学子 > 正文
自小蒙尘江淮道,混沌哪谙世情?
2015年01月20日 18:00  

自小蒙尘江淮道,混沌哪谙世情?

皎若白玉雕,心如琉璃镜。肉必八块满,衣着天水青。

忽一日,惊鸿照影,送春来,融雪消冰。

八年痴守,悲喜相萦,奈命底离合早定。

惆怅埋深雪,吹笛独自行。

---------《凰权》

‍他的天地,一尺,三寸。

身前身后,一步距离。

二十二年岁月,他行走在自己的一尺三寸里,无人敢于走近,也不让人靠近。

他的世界里,路是乱的,脸是碎的,布是粗的,声音是吵的,即使一点微小的声音,在他看,也是嘈杂不堪的噪音。他像套中人一样,只知眼前一寸三尺地,只吃一碗八块肉,常年蒙面,话语极少。他记不住常人很容易记住的东西,却记得住,常人记不住的东西,他的世界,是别人眼里的牢笼。

那一年,初见时,白纱蒙面的少年,在雪中静默伫立成一座冰雕,那少女走近,几分狡黠几分不安几分试探,轻轻开口。

“喂,大侠?”

那时起,那孤寂而空白的天地,便注定染上人世间喧嚣烟光五色斑斓。

他说:“大抵,这世上,也只会有一个人,能如此信我放心我,不将我当作异类疏远或丢开,不因为我的特别只一味保护,而是用自己全部的耐心,来打开我的心。教我一步步退出雾气走向清晰,一步步退出自己的坚执走向世上唯一能温暖自己的她,因为她,我学会了吃三块肉,也学会了强迫自己对仇人鞠躬。”他因使命在知微身边保护她,从二十一岁到三十三岁,顾南衣和凤知微,在这十二年里,相遇,相知,相助,相伴。

后来到了凤知微身边,他知道她是女子,却并没有在意过这个事实,他只是在乎凤知微,一开始是因为责任而在乎,后来是因为凤知微这个人而在乎,这种在乎是种什么样的情绪,他没想过,只觉得喜欢和她在一起,必须要时常看见她,不能接受她离去或有危险,如果要她死先得踏过自己尸体。她像是他的血肉或心脏,筋脉相连的存在,割裂不可忍受,失去便是崩毁。

他那样在意着的是,凤知微。

然而突然今夜,他终于把女人和凤知微联系在了一起。

美丽,等于,女子。

凤知微,等于,美丽。

凤知微,等于,女子。

顾少爷心情好了起来。

凤知微是女的。

真好。

……

凤知微自然不明白便在这短短一瞬间,少爷隆重的开窍,理解了她是女人,并且十分强大的推出了女人三段论,这个女人三段论和她有关,影响很重要……

------“南衣。”凤知微突然轻轻道,“世上最可怕的,不是路不好走,是根本没有路。”

顾少爷沉默着,忽然道:“没有路,给你劈开。”

顿了顿,他道:“拿命。”

凤知微震了震,良久道:“南衣,记住,任何时候,为我珍重你自己。”

“不。”顾南衣静静道:“没有凤知微,顾南衣是谁?”

------顾南衣好像根本没听见她的话,定定的瞧着她,突然伸出双手,道:“知微,奖赏……”

凤知微心中一跳,一瞬间已经预见了他会要什么,下意识就想岔开话题。

顾南衣已经说了出来。

“我只想要你……”他伸出的手揽向天地,天地里只有一个她,“幸福。”

原谅我,少爷,看的时候,我直接把后两个字忽略掉了。

------“顾南衣为了她,可以不是顾南衣,”他平平静静的道;“宁奕,可以不是宁奕吗?”一句话,问呆了纵横朝堂的楚王,这是懵懂的不平,还是无意表露的心疼?

当一切都尘埃落定,当她报了仇复了国,圆了当初的誓言,满心伤痕地决定一死以赎尽罪孽时,又是谁在一地冰雪中带着脸上两道明亮冰冷的凉意,在城上城下千军万马皆因那绝世容颜终见天日时,抱着停止脉搏的她,从城楼,决然跃下!

------知微,你可记得,你说:“我要你走出困你的牢笼,我要你看见这世界不仅仅就是你眼前那一尺三寸地,我要你不要总做着套中人每碗肉必须得八块,我要你学会用目光正视我,我要你懂得哭懂得笑懂得计较。”可是。当我终有一日走出心的牢笼、看见一尺三寸地之外有人妩媚娉婷、脱去严实的套衣学会吃肉允许七块或九块、用全新的目光展望这处。阔大沉雄斑斓天地、第一次懂得哭懂得笑懂得计较和争吵,然而当我想告诉你这一切,云天苍茫,沧海空流,你却又在哪里?”

“既然如此,我还要这破茧脱壳人生何用?不如三尺薄棺,一幅麻衣,葬。”

那年城墙上,怀中人最后一眼望去的方向,他忽然便懂得了,懂得了心之所属,懂得了情意所系,懂得了世间情有千万种,爱有更多的表达方式,不必执念那最终。

他与宁弈寻了五年,寻遍天涯海角,将那些年她曾带他走过的土地,依次走来,也只是不见。他是那么迫切的想知道她是生是死,是否安好,于是他同宁弈演出了那样一幕,于是凤翔帝薨。他终于如愿得见着了她------在她不知的情况下,只那一眼,他将她的面容可入骨髓。他在那里等了十天,在山河缟素此刻,终于等到一骑远归。枝上的雪落下,骑士朝树下望了一眼却只是一片茫茫,仿佛从来没有人只为那一眼,彻夜长立的等待过。。

她送了他此生全部,他还她一世成全。他带着今生第一抹笑意,转身,南行。

别了,我爱。

天涯很远,从此你在我心里。

少爷,第一次说...爱。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东北农业大学校团委  |  地址:中国 哈尔滨 长江路600号   |  电话:+86-451-55190114   |   邮编:150030   |   邮箱:neauxcb@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