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团建专栏 > 东农学子 > 正文
谁与流年
2015年01月20日 17:56  

I love you, not only for what you are, but for what I am when I am with you.

I love you, not only for what you have made of yourself, but for what you are making of me.

I love you, for the part of me that you bring out.

Chapter 1

你有没有在年少的时候爱过一个人?

最美好的年纪,最干净的少年,终其一生都难以忘怀的爱。

爱情是世上最无厘头的东西,一个人,在某年某月出现,撞入你的怀里,从此以后,再难忘怀。

那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夏日午后。阳光并不刺眼,灰尘在光束里飞舞,空气中弥散着花儿的芬芳,沁人心脾。

彼时,林希言正抱着书悠闲走在石子路上,一边回味着国文老师所带给她的震撼,一边计划着之后到图书馆要借的几本外文名著。

转过一个路口,一堵人墙突然迎面而来。怀里的书散了一地。

呃,好痛……林希言下意识地揉揉脑袋。

然后,缓缓抬起头,怒视——

就这么一瞬,周遭突然安静,天地无声。眼里的刀子登时变成了粉红色的小泡泡,漫天飞舞。

该怎么形容呢?——翩翩公子,温润如玉。

那一瞬间,心中某块地方坍塌了一样。可低头细查,又了无痕迹。

很多年之后的后来,再回想起来,那个午后邂逅的是最初的怦然心动。

但此刻在纪奕辰眼中却是另一番景象。

依稀沉浮的光影里,对面的女生揉着脑袋,眼睛不大却极有神,直盯着自己看,傻傻的样子。

心下顿时一片柔软,原本要脱口而出的话却一句也讲不出来了。暗自叹息一声,弯腰把散了一地的书捡起,还给她。

“同学,你还好吧?”纪奕辰的口气不禁也温柔起来。

“哦,还好……”林希言终于回过神来。意识到刚才的行为,窘的一张俏脸通红,抱着书匆匆跑掉了。

纪奕辰看着她的背影,不禁笑出声来。

林希言,他默念着刚刚在散落的书上看到的名字,来日方长。

很多年之后,纪奕辰才明白,那不禁温柔的语气,微微上扬的嘴角都昭示着一件事——倾心。是的,一见钟情。

Chapter 2

日子像船划过水面,都是一些单调重复的花纹,却始终不曾停止脚步。

盛夏光年,公子如玉……再一次从沉浸的回忆中醒来,林希言烦躁地抓抓头发。已经记不起这是自己第几次想起他,可是已经一个星期,却再也没有见过他。摇摇头,自嘲一笑,什么时候自己也多愁善感起来。

刚走出教室,林希言就听到远远有人叫她,回头一看,有人顶着一张猪头脸向她跑来。乖乖,这是谁?!

林希言想了好久才记起这是前两天扬言要追她的酸腐才子,可是怎么被打成这个样子?算了,与我无关,林希言加快脚步走开。

每个学校都一个这样的女孩子,不算最美,不算最奇,可就是大家都放在心上特殊的角落,不算爱慕,不算嫉妒。一旦有人要打破平衡意图染指,就是犯了众怒。才子兄,珍重!

从夏入秋,是最美妙的过程。躁动渐渐褪去,浮华渐渐褪去,而肃杀又远远未曾到来,整个城市都弥漫着一种尘埃落定的归属感。

路过公告栏时,不经意的一瞥却吸引了林希言的全部目光。

公告栏里是一张跆拳道社招新启事,上面是一张他比赛时的照片。潇洒且儒雅,原本格格不入的两个词却在他身上体现出惊人的和谐。

纪奕辰,纪奕辰,不断默念……嘴角不觉上扬。

林希言的心在这个静谧温暖的秋彻底沦陷。

再见纪奕辰已是两周以后,就在林希言要打定主意忘掉他的时候翩然而至。

在图书馆高大的书架下,两只手同时伸向一本《文艺理论》。

同时转头看到对方,莫名的悸动,两人心中都有一种重逢的喜悦感伴着无法言说的宿命层层叠叠奔涌而来。

“是你?!”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笑出声来。

原来,真的有一种感觉,会像电影的慢镜头,幽幽的拉扯过心上,然后墨迹一样淡开,似在非在。

之后,两人顺理成章地漫步在浪漫落日之下的校园。晚霞满天,羊肠小道上,秋天的晚风携着炊烟的味道四散,有种寻常人家天长地久的味道。

林希言突然觉得自己好傻。要是主观意识能忘记的人,怎么值得专程去忘记?既然有非忘他不可的理由,又怎么忘得掉?

Chapter 3

窗外的梧桐树枝叶萧索,冬天眼看张牙舞爪而来,人心里的温暖却一点一滴的充沛,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爱情更温暖人心呢?

天气越来越冷,两人的交往却越来越频繁。一起吃饭,一起读书,互相选修对方的课……忽然之间有种“终于”的感觉,邂逅,相知,执手……就好像这一步步走来,皆是照着宿命的安排一路发展而来,分毫不差。

冬天已至。窗外一大片的雪白无瑕,淡淡的晨光浅浅耀着最上面的一层雪,白的有些发青。幽幽的雪花还在落下,天地之间一片静好。

室内温暖却不平静。两人为了一件设计作品争论不休。

“这样好不好?”林希言拖着纪奕辰的手臂问。

“不好,太单调了。”纪奕辰直言不讳。

“那,再加一些碎钻?低调的华丽……”

“还是不行,这样会转移视线重点……”

“……”“……”

“那你说,该怎么办?!”终于,林希言暴走,瞪着他。

有一种人,对谁都客客气气温和如春风拂面,这样的人,往往本性并不如此,而她只对极为亲近的人才显出原形,冷嘲热讽怒目相加。

显然,纪奕辰对她的恶言相向极为受用,宠溺地笑笑。

“好了,好了,怎样都好。先去吃饭,恩?”纪奕辰摸着她的头发说道。

“哼,不好!”林希言甩开他,大步往外走去。

纪奕辰无奈一笑,上前去追生气的小女孩。

最后,在纪奕辰的建议下,一件名为“似水流年”的完美作品诞生。

似水流年——高贵典雅,风华绝代。

时光并不静止,两人依旧打打闹闹,快乐度日。

爱情或许真的有千百种样子,你或许抱着侥幸心理想要一一尝试,可是亲爱的,当对的那个人从天而降时,你会发现,这世上姹紫嫣红你都看遍,其实只是为了等待她一人的出现。

有你,真好……

Chapter 4

流年匆匆,日子悄无声息地隐匿,成为渐次模糊的远景。

“似水流年”经院系的一致好评,送去参赛了。

冬去春来,经过长久地等待,终于在一个午后,比赛成绩遥遥传来。

好不容易盼来了结果,但,却不是她想要的。

纪奕辰从一等奖看到优秀奖,又从优秀奖看到一等奖,真的,没有。

看看身边的女孩,两只眼睛红红的,却强忍着不让泪水掉下来。假装全世界和她自己都以为,恩,我很坚强。

纪奕辰顿时心头一紧,将她拥入怀中。

泪水,毫无预兆地潸然而下,一大颗一大颗地砸在纪奕辰心上。

“我在,先哭一会,没那么难受了再说……”纪奕辰搂紧她说。

人最是难过的时候,最好就是肆意地放声痛哭。更何况,还有个温暖的声音在耳边说,先哭一会。再也忍不住,泪流成河。

哭泣,其实也是一种习惯。知道眼泪会滴进爱自己的人心里,所以女孩子们常常会哭泣。而如果没有人怜惜,眼泪就只是无用的分泌,那么就不必。

终于,林希言也找到了属于她的肩膀。

正沉浸在悲伤气氛中的两人,突然被一阵悦耳的铃声打断。

林希言低头看看屏幕,院长?接起——

“希言啊,对对,我是院长。”

“你的那件作品,对,似水流年,获得了国家级特等奖……”

特等奖……真相总是来得那么晚,喜悦猝不及防。

仰起头,对阳光下的男子绽放一个动人的微笑。

纪奕辰也听到了电话内容,看到林希言挂满泪痕的小脸扬起笑容,有点滑稽,那笑容却直达他心底最柔软的部分,伸手轻拭她的泪水,将她揽入怀中。

与有荣焉……你是我的骄傲。

每一个人都会前前后后的遇见爱情,如果一时不察,擦肩而过,那么只能在以后每一个相似的夜晚怅然若失,遥遥追望。而如果幸运如纪奕辰,那么恭喜,你终于遇见了爱情。

Chapter 5

初夏时节,春天的浮动不安已经过去,人人都为即将而来的盛夏做足准备,天却还是微凉带热,轻薄的衣衫,期待的心,人在此时最为快乐。

又到毕业季。两人都在忙着准备毕业论文。

林希言忙的昏天黑地,不知今夕是何夕,却渐渐有了生活充实的感觉。以前时光仿佛是静止的,现在,她真切的感觉到,自己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青春飞逝,时光悠长……

不过好像几天都没有看到纪奕辰了。

真的好想见他,没有恋爱过的人,费尽笔墨都形容不出,这是怎样抓心挠肝的一种想念。

久违之后,纪奕辰逆光而来。两人面对面地坐在自习室里。

晨光幽雅,轻柔的风带着暖阳的清香味从微闭的窗帘里溜进来,一室的静默,美好如岁月磨砺过的爱情,适合,合适。

偶尔两个人恰好同时抬头,盈盈笑着对望,彼此呼吸相闻,安安静静的时光流淌,就这样几个小时都没有一句话说,暖暖的空气里全是恰如其分的甜蜜。一切静谧动人的只能用天长地久来形容。

恋人在侧,外间也没有什么声音,忽然就想起了王语嫣和段誉掉下的那个井。没有别人,没有过往,没有以后,与世隔绝之处,只此相对二人。

在一室静好中,林希言暗想:这样一个带笑看着自己的儒雅男子,恐怕一旦真的爱上,便是余生难忘的。余生难忘,是一件多么可怕而曼妙的事情啊。

而此时的纪奕辰,则是望着对面眉眼含笑的女子,怦然心动。

其实爱情,不就是那么一阵又一阵的怦然心动吗?动到人的心脏有了记忆,只有她的一颦一笑才能带来那种特殊的跳动频率,夜夜安稳入梦。而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是传说中的长相厮守。

人的一生,要多艰难,多坎坷而又要多幸运,多凑巧,才能遇到一个绊住自己心的人。人生已经那么艰难了,何苦再为难自己,听从自己的心去活,去爱,不是很好么?

因为人的一生,如此甜蜜的事情只此一件。

Chapter 6

追逐一尾云,邂逅梦幻的六月。

真的要毕业了。在这离别时,想起过往,这惬意洒脱的四年时光,就这样春去冬来,悄然而逝。

天空湛蓝,万里无云,依旧是晴好的天气。满校园的鲜花,气球,彩带,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

林希言探头探脑的四下寻找纪奕辰的身影。

遍寻不得,无奈的叹一口气,被同学拉去拍照了。

纪奕辰穿着笔挺的西装,抱着一大束玫瑰缓缓走来。

他将玫瑰献给林希言,伸手搂住她,在她耳边说:“恭喜,毕业了!”

继而放开她,单膝跪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缓缓大大,一枚钻戒在阳光下闪耀着细碎的光。

一阵音乐声响起:(张杰《Marry me》)

Baby, I love you,以后就这样看着你

每一天有同样呼吸,想问你愿不愿意

Baby, I need you,再往前走那一小步

准备了你要的幸福,一直到老我照顾

Marry me, marry me.Marry me, marry me.

Baby, I need you, every day I’m waiting for you

It’s the time that I wouldhold you, come with me and fly away

Marry me, marry me.So pleasemarry me, marry me.

“林希言,嫁给我好不好?”纪奕辰坚定而温情的问。

他的眼里盛着天边最亮的两颗星子,散发着幽亮狂热的光芒,照耀在她温润的面庞,糅合成世上最动人的色彩。林希言泪如泉涌。

原来人生的某些时刻,周围的人事物真的会淡化成黑白默片,背景一样的可有可无,全世界只剩眼前的这个人,眉眼如画,情深似海。

人生大多时候平平淡淡,所以她一直希望找到一个人,可以在这漫长琐碎的平淡人生里,时常只需他一句话,就让她觉得美好。终于,找到了……

“好啊。”简单的两个字,却让纪奕辰也红了眼眶。

爱情其实也是一种需要。这个地球上几千几亿的人,你唯独最想要她的安慰与拥抱,那便是爱,无可替代,不能割舍。

将钻戒套上她的无名指,站起身紧拥她入怀。

这世上总有一个人是你一经遇见就再不能割舍的。遇见之前,你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为了等待。而遇见之后,你所要经历的一切都是为了相守。

或许爱情的长相根本没有世人以为的那么华丽,或许它其实一直穿着朴实不起眼的外套,在茫茫人海里,与亲爱的你们一遍又一遍擦肩而过。

亲爱的,下一次遇见之时,请抓住它,

应生1302班 牛琛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东北农业大学校团委  |  地址:中国 哈尔滨 长江路600号   |  电话:+86-451-55190114   |   邮编:150030   |   邮箱:neauxcb@126.com